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化 > 文化动态

典藏竹山之历史篇:漫说城关

编辑:贺荣靖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8-04-12 10:21:42

春到城关气象新,堵河两岸花缤纷。
水拢庸水与霍水,桥接旧城和新城。
筑山顶上抬望眼,青年林中平静心。
何须寻觅桃源里,竹山风光最宜人。
一首短诗描不尽竹山之美,仅仅是日新月异的竹山县城就足以让人流连忘返,假如明朝的竹山知县杨春穿越而来,他绝对瞠目结舌,不知所在。别说他500多年前主持修筑的那座竹山土城早已无影无踪,让他看不出这就是曾经的竹山县城,就是100多年前的人们,谁又能想到竹山城会发展成今天这个格局?
传说选址修筑竹山城时,预选了宝丰、轻土坝、轻土坪和今天的南关街四个地方。古人选址不光要看风水,还要看“地气”。这四个地方哪里的“地气”更好呢?那就需要比一比“土重”了——即同样体积泥土的重量。乱世之中,县城意味着更多的危险,所以宝丰、轻土坝和轻土坪的乡绅都不愿意本地选做县城,就把干牛粪研成末,掺进泥土里,这样一比较,还是南关街的土最重,于是决定在这里修建县城,而轻土坝和轻土坪也因此得名。
其实,杨春修建的土城并不是竹山最早的城池。竹山县志记载:“竹山县旧有土城在上庸水北,成化三年因石和尚(作者注:流民起义领袖石勇的绰号)之乱始筑今地。”“上庸水北”究竟在何地,恐怕是一个千古之谜,但竹山城关地区绝对不是明朝才作为县城所在地。至少唐朝的时候,竹山县城就在现在的城关地区。唐朝的地理著作《括地志》对方城山注释说:“房州竹山县东南四十一里。其山顶上平,四面险峻。山南有城,长十余里,名为方城。”这样的方位和距离跟现在简直完全一致。而且,唐初的竹山县城还曾经作为房州州治,这也为城关地区之所以出现“太子坟”找到依据。
民间传说,“太子坟”是刘备义子刘封之墓,其实不然。那时的房州辖房陵、光清、竹山、上庸四个县,州治本在竹山,后来移到房陵。684年,唐中宗李显被母亲武则天贬为庐陵王,废居房州。李显可能因此到过竹山,孰料儿子死在竹山,于是葬于走马岗(今城关法庭院内,县级文物保护单位),世称庐陵王世子墓。据记载:“县北三里,高大如丘陵,相传唐中宗废居房州,其子卒葬此。”李显堪称中国历史上最牛气也最窝囊的皇帝,他的父亲李治是皇帝,弟弟李旦是皇帝,母亲武则天是皇帝,儿子李重茂是皇帝,侄儿李隆基也是皇帝,李显就被现代的人们送了个外号叫“六位帝皇丸”。更奇葩的是,李显当过两次皇帝,第一次登基,屁股还没捂热,就被武则天赶到均州、房州,22年后,武则天被逼退位,李显又成了唐中宗。但是,李显也是最悲情的皇帝,甚至比若干年后的武大郎更惨。武大郎只是被老婆用毒酒给毒死,而李显是被皇后韦氏和女儿安乐公主合谋用毒饼给毒死了。被贬庐陵王时,李显和韦氏做了15年患难夫妻,不料他当了皇帝,韦氏和女儿也想做武则天,居然就把才50岁的李显给送到了西方极乐世界。权利和欲望竟让人疯狂如斯,这让长眠在竹山县城关镇的庐陵王世子情何以堪?
当然,唐朝以前,城关地区也是非凡之地,“霍山遗址”发掘出来的石器足以证明远古时代就有人类在此栖居,胡家坡汉墓出土的金带板和铜砝码也足以证明,当时的城关地区已是相当繁华,甚至有可能作过上庸县的县治。唐朝的《元和郡县图志》记载:“按汉上庸县,今竹山县理是也。”
但从杨春修建竹山县城至清末,期间尽管战乱频仍,以致于县太爷跑到交龙观、红岩寨甚至荒郊野岭上办公,但竹山县城并未改建,而是屡毁屡建,嘉庆年间又以石筑城,周长约2500米,面积不到0.4平方公里。现在仍然保存的东、南、西、北门所包围的范围,就是那时的竹山县城。此后的竹山城再未大修,在战争的炮火和岁月的冲刷下逐渐坍塌,现在只留下一个残存的南城门。
城门在焉,关卡已无。中国人民解放军两次解放的竹山县城摆脱了羁绊,跟随着历史的车轮不断前进,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,修路、架桥、拦河、筑堤、建城……如今的竹山县城,面积是旧县城的20多倍,不仅规划打造成为国际绿松石之都,湖北省绿色能源和生态产品生产基地,鄂西北生态旅游文化名城、水电城、竹房城镇带核心示范区,更成为城区人民的美好家园,这个家有多美,看看家里的“花园”就知道了:远有女娲天池,近有滨河公园、青年林和城西公园,南有南山公园,就连霍山也在开辟公园……以城关地区为龙头,竹山人民正昂首阔步迈向新时代。

云上竹山客户端下载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