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化 > 堵河文苑

张振武传奇连载之九:两社合作待时机

编辑:贺荣靖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8-05-03 09:50:07
来源:

□ 袁  斌 袁  帅

其实,共进会和文学社并非泾渭分明,有些革命党人既加入了文学社,也加入了共进会,比如十五协二十九标二营排长蔡济民,加入过日知会,也加入了文学社和共进会。但不是每个革命党人都有蔡济民的胸怀,文学社主要在新军里发展,共进会也把新军作为重要的运动对象,而且陆军小学堂和测绘学堂的学生毕业了许多到新军里当兵。如此一来,共进会和文学社人员就发生摩擦。同盟会大佬谭人凤及蔡济民等人力促文学社和共进会的合作,今年五月,文学社和共进会就召开了合作会议,后来也谈了几次,一直没谈拢。单从新军中的人员来说,文学社成员有三千余人,共进会只有一千五百余人,但共进会还有会党和学生,总人数显然要比文学社多得多。

双方都如此重视运动新军,不是没有道理的。孙武就有切身的体会:“运动官吏,官吏利欲熏心;联络会党,会党又野性难驯;今后惟有运动士兵,借矛夺盾。士兵自有枪械,是器械足;各有固定粮饷,是粮饷足;每日训练,是有纪律;又曾平匪治乱,是有历练。与其费资养人,不如运动士兵为妙。至于运动方法,应先结以义气,晓以革命利害,强调官长皆学堂出身,士兵万难升迁,不革命就无出路,士兵能明此理,就可为我所用。”

张振武以为孙武叫他去宝善里还是商讨与文学社合作的事,去了才知道,孙武想做炸弹。张振武直摇头:“炸弹可是不好做,这里没有机械,还不能进行试验,怎么做得出来炸弹?”蔡济民说:“新军的枪支弹药管得很严,一般情况下枪拴、弹药都是分开放置,真要举事,急切之间那枪连打狗棍都不如。”邓玉麟也说:“炸弹这东西必须要有,哪怕只是弄出些响声,也吓倒好多人的。”孙武耸耸肩:“火药都是中国人发明出来的,还怕做不出来炸弹?我在日本留学的时候就学会了做炸弹的。”众人眼睛都热切起来,孙武说:“我到汉阳兵工厂去了好多次,想从那里弄火药难如登天,现在就是请大家都去打听打听,哪里可以搞到火药,春山兄,你有学校做掩护,可以多买一些硝酸甘油给我……”

孙武分派了任务大伙儿也就散了,可没过几天,邓玉麟匆匆把他叫到雄楚路10号——刘公与《雄风报》主笔也是共进会员杨玉如的公寓。

屋里已经有不少人了,刘公、杨玉如、孙武、蔡济民等新军里的共进会员,两湖师范学堂的学生牟鸿勋、范腾霄等人,刘公手里举着一块尺来长泛黄的竹片,神色颇为严肃:“诸位看我手上这是什么?”众人一一传看,张振武接过一看,那竹片被桐油抹过,桐油下覆着黑字:“赵尔丰先捕蒲、罗,后剿四川各地同志,速起自保自救。”杨玉如说,利用河流传信古亦有之,这称得上“水电报”。众人大都明白了,四川保路事件经过几个月的发酵,酿出大事儿了。

粤汉、川汉等铁路本由湘、鄂、粤、川等省绅民多方筹款,并开始自筑。今年五月,满清政府宣布铁路国有,巧取豪夺原筹股金,随后又与英、法、德、美四国银行签订川汉、粤汉铁路借款合同,出卖铁路筑路权,激起四省人民的保路运动。四川尤其激烈,六月推举立宪党人蒲殿俊、罗纶担任以“拒借洋款,破约保路”为宗旨的保路同志会正副会长,一百四十二县成立保路同志会,陆续入会者超过十万人,八月,成都罢工罢市罢课,并呼吁全川一律罢市罢课,一切厘税杂捐,一律不交。九月七日,四川总督赵尔丰诱捕蒲殿俊、罗纶,并枪杀到总督府前来抗议的绅民,随后全城戒严,封锁交通和邮电,同盟会员龙鸣剑当晚缒城而出,制作几百块竹木牌子,投入锦江,随水漂流,有人捞到牌子后,照葫芦画瓢,将更多的竹木牌投入江中,自然就有不少木牌漂到长江来。九月八日,成都附近的保路同志军围攻成都,四川同盟会借机举事。一句话,天府之国已经成了一锅沸水。

刘公把传看了一圈的木牌摇晃着,眼睛不停地扫视着众人:“这是檄文,也是信号!我们原定在新军秋操(注:秋季军事演习)之后举事,可现在机会提前到了!前几天,朝庭下令川汉﹑粤汉铁路督办大臣端方入川查办,据可靠消息,端方准备从武昌抽调新军二千多人进川,那样的话,武昌城内新军就只剩下七千人,正是揭竿而起的好时机!”

众人脸上都露出兴奋神色,蔡济民说:“端方率军入川,虽然会带走我们部分兄弟,但武昌、汉口和汉阳,文学社和我们的兄弟大约有三千人,只要部署得当,完全可以拿下武昌城。“

刘公接口说:“凡事预则立,不预则废。当前我们必须与文学社合作,请宝珊兄(杨玉如的字)和幼襄(蔡济民的字)联系,我们尽快商定一个行动计划,诸位跟营内兄弟先悄悄透个风儿,到时候振臂一呼,大家伙儿都忽啦啦地往前冲。”

孙武也信心满满地说:“只要武昌一打响,长江上下群起响应,不愁大清国不亡!诸位都是信得过的革命同志,仗打胜了,我们就是革命功臣,仗打败了,身首异处倒也罢了,不要拖累了家里人。诸位兄弟,把家里人安顿好了,我们死了也安心。”

孙武说得甚是悲壮,邓玉麟却笑了:“尧卿想得好周到,不过我早跟堂客说好了,我要是死了她给我收尸。”蔡济民等几个新军小头目也嚷道:“舍了一身剐,把这皇帝拉下马!”张振武也握着拳头说:“舍身取义,在此一举!”蔡济民笑着说:“我们这些丘八倒是来去无牵挂,张堂长偌大的家产还有两位娇妻可得安置好。”众人于是笑起来。

刘公从怀里掏几张银票,往桌上一拍:“为了捐道台,我的家族又给我凑了七千两银子,正好用它买枪弹、做旗帜、印传单,打武昌城!诸位这些天不可远离武昌,以便随时商议。”

等到众人散去,张振武对刘公说:“仲文兄,我要去乡下一趟……”刘公很是诧异:“春山怕打仗?”张振武笑了:“哪里的话?我两三天内必回。”刘公释然了:“行,速去速回,回来晚了可就赶不上大戏了。”

云上竹山客户端下载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