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化 > 地域文史

典藏竹山之历史篇:踏访方城山

编辑:贺荣靖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8-06-04 11:44:27
来源:

  仰慕方城山已经很久了。竹山县高山无数,方城山是唯一荣登先秦历史典籍的山峰,可谓竹山第一山。几年前我也曾试图登临此山,不得其路。5月2日,约了香炉峰道长、一粒尘和甜甜,直奔文峰乡长坪村,从子房沟进山。

  没错,这条沟居然就叫子房沟。汉高祖刘邦曾说:“夫运筹帷幄之中,决胜千里之外,吾不如子房。”子房就是那个与萧何、韩信并称为“汉初三杰”的张良,字子房。张良搏浪沙锤击秦始皇不成后逃亡,在圮水桥遇黄石公,得授《太公兵法》,辅佐刘邦成就帝业后功成身退,访道问仙,不知所往。传说张良曾隐居于此,沟中曾有张良庙,不知真假。但《县志》记载,沟里还有子房城:“县东四十里即方城山簏,其地有丹炉铁基,重莫可举。又有大竹二个,时或垂叶扫地,洁而复起,如《荆州记》所谓天帚者。然此类皆无心遇之,若有心往觅则不得见。”但现在见不到神奇的“天帚”,也难以想像子房城的模样,我们只能在半山上公路的尽头下车,开始向方城山进发。

  蓝天如洗,满目苍翠,还有高速公路施工时留下的便道,走不到两里路,我们就悠悠然爬上高坎,钻进树林。这里已经是原始次生林了,野草遍地,荆棘横生,树木乱长,鸟儿怪叫,向导老邓拿着砍刀披荆斩棘,我们在后面亦步亦趋,左躲右避,也时不时摘几颗麦泡吃,酸酸甜甜的,颇能解渴,不多时就上了山顶。

  方城横跨长坪和皇城两个村,当地人称之为“土城子”,传说唐中宗李显被贬庐陵王时,曾在此住过一晚,皇城村因此得名。香炉峰道长本是长坪村人,多次陪同科考人员上山,他指点我们看那些残存的夯土墙,还有科考人员留下的探坑。到墙外看,夯土下的石基风化得不成模样,被一层又一层的苔藓覆盖,但土夯的城墙轮廓分明。香炉峰道长说,小时候可以顺着墙根走上一圈,但现在夯土坍塌,树木掩蔽,难以绕行。

  方城山并不高,海拔约750米。方城山因方城而得名。唐朝《括地志》指出:“方城(山在)房州竹山县东南四十一里。其山顶上平,四面险峻。山南有城,长十余里,名为方城。”

  方城,就是防守之城;城,就是土墙围起来的圈子,可见方城其实是军事要塞。墙内有大块平地,往东有垭口,垭上有三四人合围的母猪杉,此地遂叫“大树垭”,靠近“大树垭”的地方还有“校场坝”。校场坝并不稀奇,校场是士兵操练的地方,但凡驻兵之地,必有校场。很显然,这里是重要的军事要塞。传说三国时期的刘封曾在此屯兵;清初的时候,方城山曾作县署,即县令办公之地,以后则设有方城寨、大树垭塘,都曾驻兵;1931年6月,竹山的“挨户团”就在“大树垭”一带与对面玉皇顶的红军游击队展开过激战。“大树垭”过去也是房县通往竹山“官道”的重要隘口。从这里向西,过皇城、长岭、霍山坡,渡将军潭到竹山城,再过竹溪县城、关垭,可达陕西省旬阳、安康,继而可达汉中;由垭口向东,可从界山进入房县窑淮、化龙,过青峰抵保康,直至襄阳。值得说明的是,过去的竹房界山并不是现在的位置,现在的界山和道路是1964年左右新辟的。

  山不在高,有“先”则灵。方城山就尘封着古老庸国的一次重要战事。此事见之于《左传·文公十六年》,兹节录如下:楚大饥,戎伐其西南,至于阜山,师于大林。又伐其东南,至于阳丘,以侵訾枝。庸人帅群蛮以叛楚。麇人率百濮聚于选,将伐楚。于是申、息之北门不启。楚人谋徙于阪高。 贾曰:“不可。我能往,寇亦能往。不如伐庸。夫麇与百濮,谓我饥不能师,故伐我也。若我出师,必惧而归。百濮离居,将各走其邑,谁暇谋人?”乃出师。旬有五日,百濮乃罢。自庐以往,振廪同食。次于句 。使庐戢黎侵庸,及庸方城。庸人逐之,囚子扬窗。三宿而逸,曰:“庸师众,群蛮聚焉,不如复大师,且起王卒,合而后进。”师叔曰:“不可。姑又与之遇以骄之。彼骄我怒,而后可克,先君 冒所以服陉隰也。”又与之遇,七遇皆北,唯裨、 、鱼人实逐之。庸人曰:“楚不足与战矣。”遂不设备。楚子乘 ,会师于临品,分为二队,子越自石溪,子贝自仞,以伐庸。秦人、巴人从楚师,群蛮从楚子盟。遂灭庸。

  这段话记录了庸国灭亡的历史故事,而且与方城山大有关联——公元前611年夏天,楚国发生了大饥荒,已经沦为楚国属国的庸国,觉得这是打败楚国的好机会,于是带领一些小国向楚国宣战。楚国一度准备迁都避其锋芒,但最终派出庐戢梨前来庸国交战,双方在方城山展开激战,楚军败退,庸国俘虏了楚国将军子扬窗,但看守不严,子扬窗被囚三天居然逃了回去。楚国又使用骄兵之计,连败七仗,庸国部队认为楚国军队不堪一战,果然放松了防备。楚国与秦国、巴国及一些小国结成同盟,共伐庸国并灭亡了庸国。

  值得指出的是,不少人在引用《括地志辑校》的记载时往往会说:“方城山,庸之都城……”可我查阅了《括地志》原文,其中并没有这句话,想必是当今的好事者故意加上去的。本可付之一哂,但现在很多人一说方城山,便说“庸之都城”,可谓谬种流传,特插叙几句,盼能拨乱反正。

  往事越千年,山还是这座山。环顾四周,忽然觉得这里颇可玩味儿了,方城、子房城、皇城,代表了三个不同的历史时期。城墙可以坍塌,但历史却层次分明地呈现在我们眼前,带给我们意味深长的启示。( 袁 斌 )



云上竹山客户端下载
博聚网